万物生长,包括我

说完分手后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万物生长》,看过冯唐的小说,小说的开头写的很凌致。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柳青在入狱之前和秋水缠绵之后说的那句: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不能安宁。
我曾经很喜欢一个男生,就叫他上海男神吧,半是调侃半是坚定地,在我明白他的心意之后这样说过,而他告诉我,他挺喜欢我,只是在一起的几率太小了,但要保持联系。我也曾对他说过,他感动地不知言语。
我不是那种愿意接受一切的姑娘,而是喜欢努力做些什么。心理学背景出身的我,不够聪明,不够理智,对不起这个身份。我尝试地做了很多,他也告诉我,我真的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他不喜欢我而已。当激情退去,留下的理智让我的存在已经毫无意义。我喜欢主动,主动地解决问题,但前提是对方愿意和你一起面对,一起解决。因为只有掌控才会有安全感,知道自己能够怎样努力。时间并不代表什么,三个月,三年或是三十年,感情是双方的感知,没有了感情,一切都会坍塌。
他教会我很多,真的很多。他告诉我,麻雀不是用脚走的,而是蹦蹦跳跳的;他告诉我,《婚礼进行曲》是门德尔松作曲的;他告诉我,猫头鹰又叫鴞,只有手掌那么大,曾因他救助一只猫头鹰而吃醋,就因为他喂食的温柔样子;他告诉我,我胴体丰满的样子像古希腊的雕塑一样美,还说要用私房写真纪念下我最美的样子;他告诉我,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可舍友们总喜欢说是五千米,那去武大观樱花的游客莫不是要脑震荡了?因留恋家,而没有同去武大,以后,也没有机会了吧?他告诉我 ,有一种花叫石楠,有着生命的味道;他告诉我,椰肉很腻,椰汁不是甜的,看着他一层层刮开厚厚的纤维,把所剩无几的椰肉留给我;他告诉我,荔枝有一条缝,可以用牙轻易剥开,喂给一手撑伞,一手拎水果的我;他告诉我,不同的飞机机型很帅气很好看,坦克有马路那么宽;他告诉我,武大人永生铭记的一句话是:山水一程,三生有幸。我用这句话向他告别了;他告诉我,夜空中星星的名字还有位置,最亮的那颗是金星;他告诉我,他曾养过一只叫做"汤包"的仓鼠,喜欢软瘫地趴在地上;他告诉我,他很喜欢话剧,总想成为一名话剧演员;他告诉我,德语没有好好学,歌剧里的会唱,却忘了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以后要给女儿取名叫做念青,因为念青唐古拉山很美,还加了一句,如果不是我们的女儿,她就不会叫这个名字了。我一直留着动车站赠送的一瓶印有念青唐古拉山的水瓶。他告诉我,雅思考六点五就送我移动电源,考七分就送移动电源和澳门豆捞,考七点五分就送和他情侣款的Giant;他告诉我,世界鸟类图册,全中国只有中科院研究所,北大和武大有,他曾多少次梦回武大,珞珈山和东湖;他告诉我,我穿那件青色刺绣衬衫,齐刘海长发,手戴银镯的样子是最美的。他告诉我,和真正的前辈在一起只会卖萌:看,有灰机;他告诉我,家门口原来只有三棵竹笋,现在成林了
第一次知道,原来那种发出嘟嘟嘟的声音的是美国的啄木鸟,中国的啄木鸟是很小只很可爱的;第一次吃到了油桃,我吃肉你吃皮;第一次拥有了别人家的男朋友,快递小直说你帅,室友则说你是高颜值学霸;第一次和你一起坐了各种交通工具,还曾从hunter 2 0摔地满身是水。
来不及,等不到你成为我的摄影师了。来不及,等不到你成为我的摄影师了;对不起,来不及唱水木奈奈的《爱之星》给你听;对不起,来不及跳不成型的jazz给你欣赏;对不起,来不及扎双马尾给你看;对不起,来不及一直佩戴着你送的自然博物馆的紫水晶见证我们的爱情;对不起,来不及抱着青青静静地等你回家。
我知道,他想成为一名博物学家;我知道,他曾很想我看他拍鸟的样子,只要静静地存在就可以;我知道,他的梦想很伟大,而我,很平凡。
没有共同爱好没有关系,可以相互学习,这是他说的。
我和你太不一样了,没有共同话题,这也是他说的。
的确,吃饭都争是在赛百味还是黄焖鸡米饭,是食堂一楼还是食堂三楼。可是,这是生活的味道呀。
越长大越觉得,自己想要的是很简单的。在这幅画里,有元气的我,有愿意陪伴的他,还有生活的惊喜和失落。
哭了很多次以后,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在他踏上旅途的前夕,我和他说分手了,说他一定能够找到一个比我更适合自己的姑娘。他回答:等我回到上海,好吗?其实彼此都已心知肚明,没有了感情,一切都无法再重来了。我想了很久是否要回答,要怎样回答,终于找到最满意的三个字:上海见。
最后,用这部电影的片尾曲来结束,或者,来开始我新的人生:

常常责怪自己
当初不应该
常常后悔没能
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明明相爱
到最后还是会分开
是否我们总是
徘徊在幸福之外


谁知道又和你
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
总有它精彩

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只是知道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
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归来
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世界已经桑田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谢谢你,教会我那么多,但还是要和你告别: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这几日总在下雨,这篇文章写了第二遍,因为不小心没存。终于,雨停了,旅途愉快。我心中永远到不了的北疆。

学长,你的青梅竹马的另一个小雪还在等着你,对不起,看来真的不是我。


——致曾经相互深深喜欢的小雪和学长。


评论(1)

记得我们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