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救赎》——札记

十字架上插着一束绿色的橄榄,粉色的封面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嫌疑人X的献身》续集,不知道是否能够超越后者,后者的爱情是爱人者用一种没有的退路来成就的,而这一部,则是用被爱者的退路和爱人者的救赎来实现的。怎么也想不到那句"我是发自内心地深爱着你呀,可是当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的救赎就永远地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那个男人的生命。
原来三色堇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蝴蝶堇",简简单单浇花的动作,是她下定决心救赎的开始,也是她放下这份救赎的完成。这样的仪式,美的让人觉得它所赋予的其他象征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了。绫音悉心地照顾着花儿和她要救赎的那个人,竟也能够笑着回答那份破解的约定。
"生儿育女也曾是绫音的梦想。她不知道曾经许过多少次愿,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护着日渐隆起的小腹坐在安乐椅上缝制拼布。……她坚信,自己也能够与义孝相安无事地生活下去",至今也没有孕育过小生命,也不知道那样的感觉对于无法赋予生命的女人来说是怎么的一种苦楚。但仅仅是谈论那个不知道何时降临的小天使就可以给人带来无限的喜悦,这份喜悦或许都可以代替所谓的另一半了。还记得那个小薰,爱小薰的她。
"草薙从绫音身上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息,以前也曾经接触过几个人性中有着光辉亮点但又迫不得已下手杀人的嫌疑人。他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共通的,甚至可称为灵气的东西,让他们看起来有一种看破红尘的达观。但这种灵气与癫狂只隔着一层纸,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禁区",嫌疑人的灵气在很多方面表现地淋漓尽致,绫音的灵气散发到了拼布上,厨艺上,园艺上,照顾好义孝的所有。是为了他的身体好,也是为了她的救赎。把绫音比作圣女,很恰当,很精彩。
"在义孝和她提出分手之后,润子的心中也 一定仍旧难以割舍掉这份感情的。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她见到了绫音,从手机绳上察觉到了和义孝的关系。虽然她没能经受住这打击,选择了自杀,但她在临死之前,还是想到了绫音送来信息,这信息就是那些砒霜。但她却并非因为憎恨绫音夺走了男友才这么做的。那是一种警告。
迟早有一天,你也会遭遇和我同样的命运。
对绫音而言,所谓的婚姻生活就是守护站在绞刑架上的丈夫的日日夜夜",厨房里的净水器,净水器上的过滤器,铺着一年前准备好的砒霜,溜走了时光也流走了拯救的青鸟。
"您还好吗?我现在已经到伦敦了。在这里结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子。她说她是北海道人,现在是在英国留学明天她会带我上街去逛逛",透明的陈述句,却有着摄人的力量,谁都不知道这两个女孩子的命运如出一辙。说是难以捉摸的命运,倒不如说是三点一线的必然。生活上也遇到过朋友喜欢上同一个人,先后顺序便决定了被批判者的身份。至少现在仍然相信一句话"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但会不会有一点偏执了,偏执到没有意识到人也可以成为掌控者的,不让谁和谁相遇,但事情真的不会只是时间的迟早吗?
她对宏美的宽恕是对自己的宽恕吗?宏美腹中的孩子活在了另一种的救赎之下。
轻声问坐在身后的他,若是这样的女子,是否会接受,他厌恶地答道:太可怕了。
真的有如此可怕吗?可是她明明没有错,而他好也没有错,错在强加的意志力上吧?难度一切都是应该在最初的遇见就相互宣誓明白的吗?可是这样就忽视了最恒定的东西——人的变性。也许最应该弄清楚的便是人的变与不变吧,倘若坚定那是无法改变的东西,便放手会更好,倘若相信了那是可以由自己改变的东西,至少要感受到握住的力量吧?润子不明白,绫音也不清楚,但前者用自己的死亡宣告了无力的改变,后者是用对方的死亡昭示了同样的东西。
我才看见窗外的晴天,突然间阴沉了下来,宣告了像是什么的结束。
而圣女手持圣杯,倒下毒药,光辉仍在,普照这片混沌的世界。

评论

记得我们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