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雨中呼喊》——札记

这是看的余华的第四本书了,《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兄弟》之后的这本。之前《兄弟》给我留下很深的感触,是真的触电般颤抖了。而这本却真的像细雨般淋下,但夹杂其中的呼喊却是直指每一滴落下的雨点。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土地上,事实上我们生活在时间里。田野、街道、河流、房屋是我们置身时间之中的伙伴。时间将我们推移向前或者向后,并且改变着我们的模样。……由于那次孙光明走出去后所出现的结局,我的记忆修改了当初的情景。当我的目光越过了漫长的回忆之路,重新看到孙光明时,他走出的已经不是房屋。我的弟弟不小心走出了时间。他一旦脱离时间便固定下来,我们则在时间的推移下继续前行。孙光明将会看着时间带走了他周围的人和周围的景色。我看了这样的真实情景:生者将死者埋葬以后,死者便永远躺在那里,而生者继续走动。这真实的场景是时间给予依然浪迹在现实里的人的暗示。”

走出了时间,便是固定的了;仍留在时间内,便是流动的了。

”我的弟弟最后一次从水里挣扎着露出头来时,睁大双眼直视耀眼的太阳,持续了好几秒钟,直到他被最终淹没。几天以后的中午,弟弟被埋葬后,我坐在阳光灿烂的池塘旁,也试图直视太阳,然而耀眼的光芒使我立刻垂下了眼睛。于是我找到了生与死之间的不同,活着的人是无法看清太阳的,只有临死之人的眼睛才能穿越光芒看清太阳。“

”弟弟终于也和我一样远离了父母兄长和村中百姓,走的不是一样的路,最终却是如此近似。只是弟弟的离去显得更为果断和轻松。“

”就这样,我的父亲先把自己的幻想灌输给村里的人,然后再用村里人因此而起的流言来巩固自己的幻想。“孙广才因为孙光明的见义勇为而死,深感政府会有穿中山装的人来迎接他,将他标榜为英雄之父。这个的过程就如同是传媒的二级传播巩固了一级传播。悲伤从物质观而言是无用的,但是必然的,幻想却是对当事人而言十分有用的存在,在失去希望之后的寄托,好了便成了理想,还了便成了空想。

”——恐惧与颤抖是人的至善,当我最初在那些沉沉黑夜越过激动不安的山峰,进入一无所有的空虚之后,发现自己的内裤有一块已经湿润时,不禁惊慌失措。……尽管如此,出于那一瞬间身体激动不安的渴望,我一次次不由自主地重复了这欢乐的颤抖。……就是在那样的时刻,我将要进行一个羞耻的行为,我要解开黑夜流出物之谜。这样的行为无法在家中完成,我能选择的只能是中午时刻学校的厕所,那时厕所将会空无一人。那个破旧不堪的厕所在我此后的回想里使我浑身发抖,以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被迫指责自己在最丑陋的地方完成了最丑陋的行为。现在我已经拒绝了这样的自我指责,我当初对厕所的选择让我看到了自己无处藏身的少年。这样的选择是现实强加于我,而非出于自愿。”

手淫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当时看来都是最黑暗的事情。想到我自己,总以为自己是不正常了,也像孙光林所想,以为这是一个固定值,倘若次数多了,就会消耗殆尽。而且会有很深重的罪恶感,尽管过程是颤抖着的。幸好在较短的时间内看到了有益的知识,了解了科普知识,才不至于一次次陷入自己的陷阱中去。无处藏身的少年,每个人都曾经有吧?

“我的生命在白昼和黑夜展开了两个部分。白天我对自己无情的折磨显得那么正直勇敢,可黑夜一旦来到我的意志就不堪一击了。我投入欲望怀抱的迅速连我自己都大吃一惊。那些日子里我的心灵饱尝动荡,我时常明显地感到自己被撕成了两半,我的两个部分如同一对敌人一样怒目相视。欲望在黑夜里一往无前,那一刻我越来越需要女人形象的援助。我绝对不是想玷污谁而实在是没办法。”

当初的我的确不能用这样透彻的言语来形容那样的感受,这样的幻想中的现实人物也应该是不可或缺的吧?也记不清人物是谁了,总之感受到了大众传媒强大的影响力了。

“我祖父满怀着造桥的雄心大志,却很不合时宜地走在那个热衷于破坏的时代里。到头来这班人马不得不丧失最初的纯洁,他们什么活都干”

“要是我爹,早把你揍死啦。”

“我的祖父已经死去,我父亲就像当时所有依然活着的人那样,习惯于将暴君这种可怕的意思安放在死者的坟顶,而他们自己是文明和优雅的。父亲的话多少起到了这样的效果,在那使我痛不欲生的时刻总算过去后,我在心里不能不对父亲有所感激。父亲这话毕竟还是表达了对我生命的重视。”

 

 

 

评论
热度(2)

记得我们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