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半夜两点至五点的京城

        九点四十电影散场,是近日热映的《敦刻尔克》,他发来消息:我看完了 我在中关村 你在哪。

        我整理了下会议室桌上的物什,看了看时间,从维亚大厦走过去,大概8分钟,便回信:等我10分钟,我们打车去海鲜粥店。拎着因搬楼层而不得不带的电脑,去了洗手间,补了会儿妆,向新中关的方向走去。

        他坐在购物中心的门口,低头玩着手机。我轻轻走近,喊了声他的名字。他便站了起来,随手拿过我手中的电脑,看了看表,问道:现在是九点四十八,确定要去那边?我坚定地说道:我打过电话给老板了,说是十点打烊,我们离那边5公里,过去也就10分钟,来得及。打了车,看到等待时间是8分钟,有点绝望。他安慰道:五道口那边好吃的很多,若是关了门,换一家便是。


潮汕砂锅粥 晚十点十分

       坐在车上,我问他,你为什么会来北京啊?他反问,你又是为什么呢?也许是为了遇见某个人吧。说完,我看向窗外,他在耳边问道,你认得地点吗?我摇摇头,有地图啊。他又笑了笑,你还有2分钟。我转过头看窗外,心想,一定可以的。下了车,他走在前面,倒像是他订的地儿。刚踏进店门口,便有服务生示意已经不接单了。我便很诚恳地解释道,之前打过电话来的,我们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真的特别想尝尝,本来预估好时间,没想到堵车误了点,可不可以……

       服务生便转向内堂,和厨房的人员打了招呼,说,你们点单吧。我调皮地笑了笑,说,这个时候撒娇卖萌还是很有效的。于是和他坐下,朝着他的方向打开菜单,他点了干贝虾蟹粥和小菜之后,又问道,有干炒牛河吗?服务生摇头。上菜之后,我们又换到了旁边的沙发座椅上。他解释道,干炒牛河是潮汕砂锅粥的基本菜。不过海鲜粥黏稠,还是很正宗的。眼见着客人越来越少,就剩下我们这一桌,服务生也开始盘点打扫了。我们不好意思地对笑了,就尽快吃完离开了。


清华大学 晚十一点

        离店之后,他问:还想去什么地方玩吗?我答,不知道,这边也不熟悉。好,那我们向前走走。他继续说,以前我和几个室友来这边,也是这个时候,大半夜的,三个人为了找一家麦当劳,走了3公里,结果却关门了。我噗嗤地笑了出来,那我们去清华吧!他应道,好啊,我之前一直想来,都没来成。走到清华西门的时候,我走在前面,他跟着我。过了门卫,我笑了笑,传授给他经验,说,进来的时候,要假装很嫌弃,不能游客脸,到处张望,而且哦,情侣进来的成功率很高。他被我逗笑了,说,不愧是学霸的大学,ofo的起源地。我们一直向东走,道路上只有运着建筑材料的车穿驰而过。昏黄的路灯下,有盛开的雏菊。

        走着走着,看见有很多健身设施,他坐在阶梯上面,我下去瞧了瞧,看见外国人压着腿交谈,还有身边放着电音,做卷腹的人。从下面暗黑处往他坐的地方看的时候,他盘着腿抽着烟,很是帅气。我逛了会儿,便也坐在他身边。

他说起,这样锻炼很好。我之前也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锻炼,工作了以后,下了班就想躺在床上睡觉。之后也许会重新锻炼吧,现在都在吃老本。还拿手机里六块腹肌的照片给我看了看。

        我说,我也喜欢跑步,跳爵士,也是随便玩玩的。他仔细看了看我,说,你身材很好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嘀咕着说,腿是挺细的。

        走吧,我们去前面的操场。

        好。要站起来的时候,由于穿着裙子,又穿着带跟的凉鞋,不敢跳,他就顺手将我抱了下来。


        操场上,有情侣在亲密,有同学在办生日趴。他就直接躺了下来,手枕着头,看着被霾遮住的天空。我脱下有些磨脚的鞋,环腿坐着,说,学校的感觉真的很好,也躺了下来。我问他,你是什么星座的。他无奈地笑了笑,答,你们女生都这么喜欢星座啊。

        我说,我只是随便问问。我学心理学的,不信这个。

        是金牛,一个很理性的星座。

        金牛座啊,很温柔很贴心很居家。

        你以为我是什么星座的?

        双鱼吧,情商高会撩人。

        但是十个九个渣,还有一个马上渣。

        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

        那你猜,我是什么星座的?

        他想了想,白羊?

        不是。

        巨蟹?

        不是。

        我月份很小的。

        很小的意思是?

        就是数字大的月份就是小啦。

        哦哦,那你是摩羯?天蝎?

        算了,就剩下最后一个,你还猜不到。

        射手(是射手)。

        两人便又笑了起来。

        射手啊,放荡不羁笑点低。

        难怪你这么爱笑。


        他温柔地说,这样闭着眼睛,我会睡着的。

        那我来保护你。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一会。

        他说,走吧。我们去别处。

        又回到大路上,我指着学生公寓说,这些公寓很好看。

        他看了看时间,说,不早了,要不要回去?

        我抿了抿嘴,我不想回去哎。

        好,那我们开车。


        走了一段,我们在停车场找到了共享车。我本来想去洗手间,不好意思说,没想到他说,我们去一下洗手间吧。嗯。这都被你猜到了。教学楼里肯定有。我们朝着一教开去。下了车。我疑惑地看了看,没发现洗手间分男女。

        他便说,你进去看看。那好吧。你别走,我一个人害怕。走到里侧的时候,才发现是男厕。我匆忙跑出来,他笑着说,你看看,门上方是不是写着“男厕”,我说,这么黑,我看不清。便向女厕走去。出来的时候,看见他躲在柱子后,我假装没看见,等走近了,说,我发现你了,出来吧。


        上车以后,他问我,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我不知道。

        那去三里屯吧,你不是想去酒吧吗?

        好。

        过了一会,他又说,长安街也很近。我们去长安街吧。

        好。

        他开始哼:你吃火锅,我吃火锅底料。

        我嘲笑着说,学的还挺像,但不够地道。我倒是听过四川的方言。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车开始加速。我有点担心地问道:你开了多久车啊?

        我没驾照。

        什么?!你没驾照也敢开车?

        骗你的啦,这个软件需要认证驾照的。

        姐姐驾龄可比你长。

        那你来开啊?

        不了不了,考验考验你。

        我系好安全带。他蓝牙连上了音乐。放起了摇滚。

    

        你困吗?困的话,我唱歌给你听。因为每次我爸开车困,要不就抽烟,要不就让我唱歌,因为他说我唱的很难听,像鸭子,就很清醒了。

        这么难听啊?那我倒要听听哦。唱吧。


后海 晚十二点至两点

——偶遇垂钓者

        开了大约半小时,13.5公里。到了后海酒吧一条街。他锁了车,说,你脚疼,我们骑车过去吧。骑了两辆摩拜,我们从前海开始骑,湖面上对面,街灯点点,很是漂亮。看见许多垂钓者,我们停了下来。看见大爷撑着一条长长的鱼竿。旁边的水桶里有小鱼在游动。他越过湖边的栏杆,大爷拿着渔网,捕捉侧壁水草上的小虾,边操着京腔说,你们看,小虾的眼睛会亮,还有很多螺蛳。沿着不足0.5米的石板走了一百多米,还抓到了大泥鳅,大爷说是卖给南方人吃。我点点头,说,泥鳅汤是很香。俩人像父子一样,聊着垂钓的细节。

       我在外边看不到湖面的情况,急的垫着脚也看不到。他回过头说,你拉着我的手,爬过来。我有点担心,万一掉下去怎么办。他笑着说,对啊,这个深度一米六七,你才一米,得淹没咯。接着小心地扶我跨过栏杆。我一边扶着栏杆,在他们俩中间走着,笑着。大爷说,我这耳机里放着《鬼吹灯》。我问道:那您不怕啊?大爷说,我就喜欢这样的清净,到了天亮才回去。你们看,前边儿那棵大树,下面有小螃蟹,我抓回去给我们家小龟吃。我们又开始往回走。他让我在外边走,没说话,就轻易地把我公主抱起,小心地等我脚着地了才放手。


——酒吧一条街

        我们接着骑行,他在便利店门口停了下来,买了包烟,问我要不要水。我摇摇头。等着他。摩拜的车座对我而言有点高,骑起来就不是很稳。而他偏偏喜欢在我的前面打转,假装是走另一个方向,导致我,又好笑又好气。


        你的腿很长哎。

        你已经说了第十遍了。

        你的腿真的很长。

        第十一遍。


        你是不是一米七六到七七,我觉得是。

        我只有一米五啦,比你高0.5米。


        跟着你,我有一种乖乖女跟着高中小流氓逃学的感觉。

        你看你,染黄的头发,抽着烟。

        你说,你是不是港片里面的那种古惑仔。


        后海的酒吧虽然这个点已经热闹散尽,却还是能够看到繁华的余烬。有站在吧台唱粤语歌的歌手,我问,她唱的标准吧。他肯定地摇摇头。我戏谑,还不如你去唱呢。有还在招呼客人的酒侍,还有在路上摇摇摆摆的未归人。

        他们要转场了。

        什么意思啊?

        该去下一个地方了,开房呗,笨蛋。

        那我们呢?

        去长安街。


长安街 晚三点

        我们沿着来时的路,路过荷花市场。往十里长安骑去。

        他问我,累吗?累的话,在车上休息一下再去吧。

        我不累,我们走吧。


        他开始点烟,我趁他拿打火机的时候,挠了挠他,赌气地说,谁让你说我只有一米。然后赶紧骑开。他追了上来,想挠我,却被我敏捷地躲过了。


        午夜的长安街两侧红墙褐瓦,敞亮静谧。大路上,只有我们骑着车。

        他问我,怕不怕。

        我说,不怕啊。你唱歌给我听吧。

        你要听什么?

        陈奕迅的吧。

        好。


        他唱《十年》很好听。毕竟香港人。粤语说的很不错。很有种Eason的感觉。我说,我知道你喜欢Eason。

        为什么?

        因为你总给我发他的表情包。

        没有吧?

        有。等我手机有电了,翻给你看。再唱《喜欢你》吧?

        喜欢你。


        其实在到达长安街之前,误入了中南海。两边的警卫森严。我们却有恃无恐,他还向其中一个门哨问了问路。才知道,我们竟骑到了这里。


天安门 鱼肚白的四点

        出了南池子大街,我们坐在离天安门不远的地方。

        他又问我,是不是累了,累了的话,我们找地方休息。

        我摇摇头,说,没关系。

        那好,我们附近转转,你要看升旗的话,我们就不回车上了。


        把单车停好,我们走向国博,椅子上都是休息的人。我们只能找了干净的地方坐下。他说,不坐下都不觉得累了,你穿着裙子,不要坐地上了,坐我腿上吧。我摇摇头,这样你会累的。他摆好姿势,说,你不是理科生吗?你这样坐下来我不会受力的。我坳不过他,便去其他地方找座椅了。幸运的是,刚走到,便看见有空椅,欣喜地喊他过来。这样他便能好好休息了。我也很困,却没睡,看见有个老妇想要坐,便喊醒他,让他和我挤一个位置。这样一来,背包放着,我倒是没法靠了。只能坐着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迷糊中,靠在了他的胸口,他用手扶着我的头,护我周全。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被蚊子咬醒。他睡得很香。我悄悄地把头抬起来。看着各地的旅游团招呼着到对面去。他闭着眼睛说,我们再过十分钟走吧。

        

       升旗仪式开始之前,就挤满了人。以我的视野,什么都看不到,就听见贩卖自拍杆的人在人群里挪动,还问了我们,我婉拒,手机没电了,拍不了。我便到处寻找水果机,没想到都是安卓机居多。他劝我,说,电够了,不要找了。他看见别家姑娘被抱起来看,便是要抱我起来。两次三番地,我担心他受累,就瞄了一眼,让他把我放下了。最后,是在别人的手机大屏里看了升国旗。


       升旗结束以后,他说,之前两次来国博,都没来得及。我说,那你想去看吗?今天肯定可以。他温柔地摸摸我的头,说,你很困了,回去睡觉吧。下次还有机会。

       

       回去的计程车上,我闭着眼,听见他在耳边轻轻哼起《富士山下》,而我唇语:

       浮生只合樽前老,雪满长安道。





评论
热度(2)

记得我们一直在路上……